Vlianpor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正在往杂货间里堆杂物.

想到哪写到哪.

酒吧雪碧(2)

他迅速端着他的朗姆酒移到那小哥旁,他开始拙劣地搭讪:“嗨美人。”
那人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又转过头去。

“来酒吧为什么点雪碧?”Vlianpor问。
“我不喜欢喝酒。”

那你来酒吧干嘛。

尽管脑子里是这么想的,但他没这么说。人们都抱着不同的目的而来,有人为了宣泄不满,有人只是为了找个炮友共度良宵,有人可能因为酒精过敏不能一滴喝酒所以才来酒吧浪费时间看别人喝酒闻酒味。
啊,他明显是属于最后一种人,这是完全可能的,不是吗?每个人都应该对某样事物过敏的人抱有同情,不能感知一样人们早就习以为常的事物这真是太可惜了。

“嗯……”人们总是在无话可说的时候用“嗯”来代替回答以便留给自己思考的时间又不显得尴尬...

2017-06-15

嗓子又沙又哑,仿佛说一句话都能让喉咙烧起来似的疼痛。细胞渴求的水分被激烈的酒精所替代,喉咙里泛起一片苦涩,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从痛苦和仇恨中衍生而来的驱动生命的力量渗入脊髓、泵进心脏,伴随着呼吸在酒精的作用下升温发酵,仿佛连肺泡都要灼烧起来了。

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丝亮光应该是酒吧吧台冰冷的灯光,那些把瓶瓶罐罐的酒照得耀眼动人的蓝色灯光,此时此刻也像黎明所带来的希冀一般令人向往。

2017-06-15

酒吧雪碧

酒吧里的空气又热又辣,就像台上穿着暴露正热舞着的妹子们一样,让人难以忍耐。Vlianpor点了一杯朗姆酒,冰凉的酒液滑进胃袋里着实让人舒服不少,但没过多久就觉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星星点点的小火苗在他的体内和皮肤上肆虐。他咂咂舌,又觉得空气甜美得就像放了一片柠檬的雪碧似的。扭头一看,离他三个座位的一个小哥就点了一杯冰雪碧。

谁来酒吧点雪碧啊?

一边不禁觉得这人可真傻逼,一边又忍不住打量起来:又高又瘦,皮肤在冰冷的蓝色光线下显得无比白嫩,一双俊冷深邃的眸子盯着他眼前的玻璃杯,仿佛在说“这酒吧除了我都是傻逼”。
他真是可爱。想必在床上的样子一定更可爱。Vlianpor这么想。看他白皙的皮肤因为拍...

2017-06-14


又停
在哪里
闻得唏嘘
枯骨寂寥地
黄烟筑了沙堤
谁人语颠沛流离
犹掩红纱云雾遮蔽
灿烂星河交织入其里
蹒跚步履前行不得转逆
大漠孤烟萧瑟出其中
身披铁甲长枪锋利
窈窕语扑朔迷离
唯闻枝上鸟啼
人熙往来地
听谁哭泣
在那里
秋风

2017-06-09

麦克雷·帽子·发型

◆ooc有
◆无聊脑洞
◆慎

关于麦克雷的发型人们总是褒贬不一。

新来的小伙子小姑娘们对这个总叼着烟的牛仔表现出恭恭敬敬的样子,接触一段时间过后才发现他实际上和蔼可亲。他爱夸夸而谈那些牛仔老电影和他以前的风流韵事,以及抱怨莱耶斯长官是有多么不解风情。

在讨论到发型的时候,他说:“帽子才是最重要的。看到我的发型了吗——它完全是为了与我的帽子相配才这么弄的。”而这时莱耶斯恰好路过,听到麦克雷的话他选择嗤之以鼻并迅速离开去做正事。他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和一句嘹亮的话:“别听麦克雷谈论他的发型!”

麦克雷刚要起身反驳,一个新人就提议道:“为什么不把帽子摘下来看看?”
“噢,不。我的帽子这么好看,你们应...

2017-06-08

他打开门示意他进来,又回去忙着自己的事务。“你抽烟了。”他说。
他点点头,摸着全身上下从夹克的最里层的一个隐蔽口袋里翻出了两根皱巴巴的烟丢在桌子上。
“我说了不让你抽烟,”他又说,“可你又抽了。这让我很生气。”
他从后面环住他并把他圈进双臂的禁锢中。
“我知道你喜欢这个。”
“被你发现了,”他似笑非笑地眯起了眼睛,“这让我更生气了。”

2017-06-07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被爱所淹没,尽情地溺毙。

2017-06-05
1 / 9

© Vlianp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