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ianpor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正在往杂货间里堆杂物.

想到哪写到哪.

酒吧雪碧(2)

他迅速端着他的朗姆酒移到那小哥旁,他开始拙劣地搭讪:“嗨美人。”
那人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又转过头去。

“来酒吧为什么点雪碧?”Vlianpor问。
“我不喜欢喝酒。”

那你来酒吧干嘛。

尽管脑子里是这么想的,但他没这么说。人们都抱着不同的目的而来,有人为了宣泄不满,有人只是为了找个炮友共度良宵,有人可能因为酒精过敏不能一滴喝酒所以才来酒吧浪费时间看别人喝酒闻酒味。
啊,他明显是属于最后一种人,这是完全可能的,不是吗?每个人都应该对某样事物过敏的人抱有同情,不能感知一样人们早就习以为常的事物这真是太可惜了。

“嗯……”人们总是在无话可说的时候用“嗯”来代替回答以便留给自己思考的时间又不显得尴尬。“也许你可以试试别的。”
“不用了。”对方迅速而坚决地拒绝让Vlianpor无法接话。

他眯起了眼睛继续打量着个人。穿着过于朴素,要不是在这充斥着烈酒味的酒吧里雪碧太过刺鼻,估计谁也不会发现他。所以他也肯定不是来约炮的。
真是个怪人。这家酒吧什么时候成了怪胎聚集地了?Vlianpor思考着要不要换一家。

“你来酒吧干什么?”那人突然发话。
“呃……找个人共度良宵?”他努力把“约炮”这词说得优雅些,“夜晚一个人太无聊了。”
“嗯。”他若有所思地点头,不再说什么。

等等,他刚才赞同了我?Vlianpor开始胡思乱想,他肯定对我有意思。我当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在酒吧赞同他人约炮想法的肯定也不是特别正经的人。

“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你介意我知道吗?”
Vlianpor看着他的嘴唇一张一合:“Musuroom。”

噢,这名字在他听来就像天籁之音。

评论
热度 ( 2 )

© Vlianp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