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ianpor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正在往杂货间里堆杂物.

想到哪写到哪.

打我就要亲亲你(犹该犹无差)

*犹该犹无差

*摸鱼,毫无技术含量看看就好

*标题依旧低俗,我真的急需一个起标题的小能手

=====

“犹大,”我说,正在看书的那人迅速地抬起了头并以疑惑的目光打量着我。


书本被他合上,充斥着不满的眸子死死盯着我。“干嘛。”


语气冰冷,冰冷得就好像他很厌恶我一样(也许真是如此)。他甚至有些对我爱理不理。


“我说,你可以打我一下。”


犹大瞪大了眸子,又有些迟疑地思考。


“打哪儿都可以,包括脸。我说我长得这么帅被你打一下脸也不会怎样的。”我笑了笑,继续说,“只要你打我一下,我就会给你一个吻。”


“安静点。我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打你呢。”


他似乎真的在思考,偶尔抬起眼瞄一下我又很快转移视线,皱着眉头仿佛这是个流传了百年的难题。


“你让我亲哪儿都可以。”我补充了一句。


时间似乎凝固了,我的笑容也凝固了。不论多么不要脸的人是无法在尴尬中保持很久的笑容的。我放松了脸上的肌肉。


过了一会儿,犹大慢悠悠地起身——看来他想好了。我很激动,他可能真的是要过来打我——我不是因为这个而激动——只要他过来打我,我就可以义正言顺地亲他了。


不出预料地,在他完全走到我身边之前一拳就飞过来了,直直打到我的脸上,没有一丝迟疑。神经似乎都受到了过大刺激而扭动起来,它们疯狂地在我的皮肉里扭动,就像一堆不知死活的蚯蚓。我觉得我的鼻梁被打断了。


“嘶——好痛。”


“你让我打你的。我想揍你很久了。”


“你也想让我亲你很久了。”


他举起拳头又摆出一副想要打我的样子。可这次我不想被打了,真的会毁容的。我会因此丢失我帅气的面庞。


“如果你还要打我一次,那我就得亲你两次。”我故作镇定地说出这句话,但说完后我有点后悔了,如果我真的被打昏过去那我就亲不到他了。“我知道你很想让我亲你的。”


“你不也想亲我很久了吗?”


“可你从不让我亲你呢——”


犹大轻蔑地笑了一声。


……哎?


(呜啊啊啊啊犹大竟然让我亲他了好开心啊啊啊啊犹大犹大你真是我的小天使呜啊啊啊)

评论
热度 ( 10 )

© Vlianpor | Powered by LOFTER